四平再没有斑鱼火锅了吗

斑鱼火锅是大概最近三五年才流行起来的一种吃法。记得有一年冬天,四平突然开了好多家斑鱼火锅店。鱼火锅也吃过一些,从没见过鱼有这样吃法的。

选好的斑鱼从中间剖开,鱼腹部最厚的肉切成薄片贴在盘底。一整条鱼重三五斤,切出的鱼肉要有二三十盘。两半鱼肉由鱼皮连起来成为一整片,放到鱼骨煮出的汤里涮三五秒即熟,沾着各种火锅酱料吃。

这样的斑鱼片,鱼肉薄如蝉翼,嫩而不软。中间的一条鱼皮口感Q弹,吃起来有趣味又不会喧宾夺主,只为鱼片锦上添花。沾一点各式火锅酱料,我总有种一个人能吃一条鱼的错觉。

晶莹剔透的斑鱼片

不止是鱼腹肉。厨师会把无法切片的鱼肉藏在锅底里,连同鱼骨煮的汤底一起上桌。鱼片吃完咋舌时,锅底里还能捞出“漏网之鱼”。还有鱼汤也非常鲜,口味重无辣不欢如我,难得有喜欢的清汤锅底。

这么好吃的斑鱼火锅,吃一条鱼也就一二百块钱,吃过鱼还可以涮一些配菜、肥牛。我每次回到四平,总把斑鱼当成一项打卡项目,让爸爸妈妈带我去吃一次才圆满。

我吃鱼从来分不清鱼的种类。鲫鱼鲤鱼鲢鱼鲇鱼胖头鱼,我总是分不清楚,也从不在乎。管它黑鱼白鱼,只要好吃就是好鱼。所以我从来没想过突然出现的斑鱼到底是什么鱼。今日查阅,发现此鱼并不是昂贵的石斑鱼,而是乌鳢或斑鳢(音同里),是我们常吃的黑鱼的亲戚。斑鱼性凶猛,食肉,连同类幼鱼也会捕食。然而它到了餐桌上就简直是人类的好朋友,肉间无刺,肉质鲜嫩,无论怎么吃都合适。

突然这么隆重地研究起斑鱼,是因为它仿佛气数已尽。大街小巷的斑鱼庄纷纷倒闭,昨日去一家曾经很红火的斑鱼庄,发现偌大的店面门可罗雀,门上贴着“商铺出租”。店员告诉我们,他们的生意不好,难以维持了。星期六一整天只来了十二桌客人,下周可能就要关门了。我数了数,这家店的服务员就不止十二位,鱼缸里的肥硕斑鱼更是有三四十条。

昨天吃的斑鱼

斑鱼在四平就像过气的明星,再想追星也难阻其颓势。不知再想吃这一口,要到哪里去饱口福了。

我们从斑鱼庄走出来,每家饭店仿佛都冒着热气。隔壁的钢管厂五区小郡肝串串香还是一桌难求,那是美食中的新宠,就像三五年前的斑鱼火锅。我哪天也去尝尝。

发布日期:
guest
2 条评论 Comments
从旧到新 oldest
最新在前 newest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
envlo

哈哈哈启东有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