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老师艾哈迈德博士

我和好多人说过我的论文导师特别棒,也发过朋友圈。本来在论文的致谢部分也已经写过了,但是想到所有人的致谢都从感谢导师开始,我这寥寥几笔未免显得流于形式。导师对我的论文有多少帮助其实和别人都没什么关系,但是他的人生经历很有趣。

我的导师是Dr Jared Ahmad。我担心冒犯所以从来没问过,但是看他的名字和长相应该是阿拉伯裔(有这种说法吗)英国人。他过去的研究内容也和他的名字一样结合了英国与中东,多是研究英国媒体(比如逼逼吸)对基地组织、白头盔、恐怖袭击等的报道。

他曾经当厨师,然后弃勺从文开始读大学,一路读到博士毕业。

成年学生(mature student,指高中毕业两年以后才开始读大学的学生)是有种天然的压力的。Jared从本科读到博士,不仅要面对作为成年学生的压力,还要勤工俭学供养自己和家庭。

我虽然一直觉得自己的生活比较轻松,但读大学之后总会遇到放下功课就四肢僵劲不能动的日子。尤其是如果在考试周或者deadline前几天还需要工作赚钱养活自己,想想就悲惨。边读书边养活自己已经这么困难,Jared还能成家立业,还能养条狗。

大概Jared也不是完全不累吧,他说他读完硕士也感觉自己身体被掏空(原话是burnt out),但是工作一年又觉得还是想继续读个博士。

Jared上过一次新闻,不是什么光彩的事。他乘坐火车没有买票在出站时被查票,警察叫他承认逃票并提供身份信息,他说火车上检票员不在没法买票。英国很多小火车站是不能买火车票的,也没有检票闸门,全凭自觉。大多数人通过手机买票,还有很多人在火车上通过检票员买票。当然这种制度属于防君子不防小人,如果有人只在遇到检票员查票才会买票的话能省下不少钱。而且有的火车检票员休息,或者两站之间间隔太短,能不能遇到检票员也难以预料,确实有人无法买票。但是在出站口被查票的Jared表示,我不是小人我是个没遇到火车上检票员的君子啊!于是拒绝承认逃票拒绝提供身份信息。

警察说好的你被逮捕了。罪名是交通诈骗( travel fraud )。根据逮捕的常规操作需要抽血留指纹。Jared又说这不行啊,我是君子不是罪犯啊,就算你只留个档案也是把我当罪犯了啊。但是他还是被抽了血留了指纹。后来他投诉英国交通警察局,要求把自己的信息从DNA库中删除。

这篇新闻刊登在每日电讯报上,还被其他媒体转载。根据报道,警察给出的说法是Jared在到达出站口的路上有售票机,抽血留指纹都是逮捕的常规操作。如果Jared承认逃票就不会被逮捕了。这件事发生在2008年5月,Jared本科快毕业的时候。

说回论文,Jared简直神奇。我和他聊论文的时候,他经常可以脱口而出我需要读的书名和作者名。我本来非常怀疑他常年研究基地组织,对我研究的俄罗斯媒体能有多少针对性的意见呢。但是他随时说出来的论文和作者都能药到病除地解答我的问题,让我一直想,读个博士要有多少脑容量啊……

我们这种社科类学院有很多大思想家一样的老师和学者的,很多老师都很厉害。但是我总觉得Jared和那些大思想家不一样。他无论是自己的研究,还是给我论文的建议,都有一种很实际很实用的感觉,真实不虚。其实他的人生好像也是这样的。

发布日期:
guest
0 条评论 Comments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