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许给拾荒老人喝矿泉水

不许给拾荒老人喝矿泉水

上高中的时候,有一次我们学校在市郊的运动场开运动会。高中学业繁重,开运动会的两三天是我们枯燥平淡的生活里难得的一点佐料。我们从市中心的学校和超市里搬来物资,把运动场看台上的班级大本营布置成运动健儿的补给站、吃瓜群众的零食点、艺术造诣的展示馆。

运动会第一天上午,运动场上激战正酣,运动场下“觥筹”交错。某一刻,我们注意到一位形容枯槁的老奶奶。她一圈圈绕着场边行走,卑微地询问各个班级有没有空塑料瓶给她收走。她伛偻的形象看起来甚是可怜,运动会上大家又积攒了很多饮料瓶,就通通都给了老人家。她很快积攒了一编织袋的塑料瓶。隔壁班班主任看老人怪辛苦的,还把给运动员准备的脉动饮料拿出一瓶递给老人。老人连连道谢,却不舍得打开喝,露出感激又有点受宠若惊的眼神。

赠人饮料的手,余香仿佛还没散尽,有人就发现了问题。老奶奶当宝贝一样把脉动揣进兜里,绕到运动场外,迅速把饮料整瓶倒进了下水道,把空的塑料瓶归入自己一编织袋的“战利品”里。这一幕被出去上厕所的同学看见,告诉了老师。

我们高中有近80个班级,偌大的运动场被学生填满。拾荒老人走过一圈又一圈,我们隔壁的班主任老师不会是第一个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好心给老人拿水喝的。老人买椟还珠,对几块钱的运动饮料毫无兴趣,独宠这能换来一毛钱的塑料瓶。中午休息时消息传开,这样的故事发生了不止一次,许多班级的同学都看到老人在场外不同地点倾倒矿泉水和饮料。一颗好心终究错付的隔壁班主任气得下令严管垃圾收集,她们班级连空瓶子也不许再给老人了。

拾荒老人并不傻。水和饮料她一天能喝几瓶?如果被人看见她拿着水喝,好心人给她送水的几率便会大幅减少。把水攒下来拎走?精瘦的老人在大夏天绕运动场行军已经难称岁月静好,估计她断然不会想再负重前行。把水卖给别人?谁会从一位拾荒老人的手里买一瓶几块钱的饮料呢。当下仿佛唯有浪费掉瓶里的水,才能把获得废弃塑料瓶的速度拉满。

最近的生活有时候让我觉得自己像这位老人,总会被一些小事遮蔽双眼,很难放下眼前的生活去思考,什么是好的,什么是有价值的,什么是应该追求的。关乎自己和未来的判断总是困难的,需要更多的见识和更清醒的头绪,有时可能还需要一点运气。

当我习惯了生活的目的被一毛钱一个的空瓶子填满,会不会有一天突然手握价值几块钱的饮料的时候,都不知道能用它做些什么?

当年我觉得那位拾荒老人面目可憎,现在也觉得她有一点可怜。其实她是亏了的。一天下来别人送给她的水够她攒下几个空瓶子?而隔壁班级几十人一天产生的塑料瓶垃圾,都在班主任的政策驱动下远离了这位老人。可以说是因小失大了。

也应该反思,一些捐助行为不能缓解受助者的困境,错位的慈善供需也会挫折爱心人士的积极性。贫困是一个社会难题。常常听说“钱治不了穷病”的论调,也许有几分道理,但这样的思维居高临下,把弱势人群陷入的困境归罪于他们本身,低估了社会追求平等和帮扶弱者的能动性,其实也会加剧对贫穷人口的歧视和不公正对待。

guest
0 条评论 Comments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