跨越两年的漏水日记

年终岁末,焦头烂额。

大概两三周前,我发现下雨时家里墙上偶尔有水流进来。通知房东修理了几次,房东一如既往地糊弄事儿,每次都说堵好了,但流水从没停过。房东甚至在墙角给我装了个桶,“能盛10升水”。

真是谢谢他了。

直到前几天,我还在赖床的时候听到整个家里都有流水潺潺的响声,那声音仿佛家里有一条小溪汩汩流淌。几周来的经验告诉我,这是又漏水了,还比以往都更严重。我赶紧起床检查。

刚从床上爬起来就发现床的下半边已经被淋湿,要不是我不爱喝水,我肯定会怀疑自己尿床了。水不断从天花板的一条缝上滴下来,在床单上流下一横排水迹。

另一边,墙上依然有一条水流,天花板上也被水洇出两条线。水不偏不倚流到吸顶灯上,滴在灯罩里。我看到时,灯罩里已经积了半盆水。

床头屋漏无干处,雨脚如麻未断绝。

快进掉抗洪抢险的过程。好在有朋友刚刚回国,鹿特丹的房间闲置,让我可以去鸠占鹊巢。给爸妈打电话,他们也让我不要担心,如果需要换房子搬家他们也支持我。

这两天发生了点啥我已经记不太清了,总觉得每天都过得好快,每天又什么都没做。确定晚上不能睡在这的时候,五个月来的小家立刻在我心里失去了安全感。每天白天回到这,看着漏得滴滴答答的房间和地上房东的脚印,觉得这房子忽然变得好陌生。

我叫房东来家里谈一下这个情况,他问我想谈什么。我看着他空洞的眼睛,忽然不知道自己能说点什么。我想让他承诺立马把漏水的房顶修好,但连我自己都觉得这事儿他说了也不算。漏水哪那么容易就修好呢?我想让他给我退点房租,可是他那么抠门……再说这种情况钱能解决啥问题呢?

一半大脑觉得非常安稳,有同学朋友家人帮忙,无论是借宿还是搬家都没什么大不了。另一半大脑又非常彷徨,常有我来自何方我情归何处的迷惑。

现在已经是新的一年。房间又被我收拾得干净整洁,恢复了熟悉的温暖舒适。在明天的大雨到来前,这里还是我在鹿特丹的家。邻居带着吃的来我家里喝酒聊天,2021最后一个夜晚轻松又安静。

不知道明天房子还会不会漏水。

发布日期:
guest
0 条评论 Comments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