俄罗斯楼妈爱心早餐汤

kitchen in Moscow

我在俄罗斯当交换生的那年,吃住都在学校宿舍里。每层宿舍楼共享一个厨房,我就在那里学会了做饭。我们的楼层时刻都有管理员值班,负责收发钥匙、管理卫生等。几位管理员昼夜轮班,几乎和我们生活在一起。印象中每位都是年长的女管理员,所以我们叫她们“楼妈”。

宿舍厨房里的灶台

楼妈的人设和国内宿舍的宿管差不多,有的还更凶神恶煞些,有的稍淡漠些。几位俄罗斯大妈面对一群刚上大学的中国小孩,我猜应该很头疼。楼妈经常需要通缉忘记倒垃圾的值日生,抓捕过于吵闹的学生,搜查学生私藏的电器。有一半学生不会俄语,楼妈常常还遇到鸡同鸭讲的愤懑。

不过楼妈算是一种养老的工作。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,楼妈经常在休息室里看电视,或者玩手机聊天。到了晚上,只要没有突发情况,楼妈就在屏风后整晚睡觉。将近一年的时间里,楼妈和我都是点头之交,没有多说过一句无必要的话。

到了学年末,有一天我早上10点多起床,穿着睡衣拿着牛奶饼干去厨房想做早餐,却被楼妈拦住了。她说厨房在检修,中午之前都不能使用。

其实我吃点面包饼干也就算是早餐了,没什么大不了。但是楼妈看到我手上拿着牛奶,立刻说“是不是耽误你吃早饭了,我给你做点早饭吧。”

她很麻利地从冰箱里掏出瓶瓶罐罐。先从一玻璃罐肉丸罐头里舀出几粒肉丸。肉丸罐头我在国内没见过,您可以脑补山楂罐头把山楂换成丸子,咸的。不知是楼妈自制的还是买的,但是肉制品长期腌制不腐败,感觉里面一定充满了奇怪的化学物质。

楼妈又拿出酸黄瓜,切成均匀的片,补充每日所需亚硝酸钠(腌制食品和香肠中含有的致癌物质)。再从一罐切好的蔬菜丝里抓出一把蔬菜,有包心菜和胡萝卜丝。又加入一些热水,放进楼妈专属微波炉里加热两分钟,出锅浇上一勺俄罗斯特色酸奶油сметана(类似高纯度酸奶的味道和质感)。一道楼妈爱心早餐汤就做好了,吃吧。

我估计显得有点矫情了。我其实有点挑食,尤其不爱喝这种俄罗斯特色汤。甚至两分钟之前它们都还是冰箱里的标本,微波炉一转就摇身一变成为了汤?

楼妈看我面露难色,以为我不想站着喝汤,就说你快拿进房间里吃吧,吃完把碗送回来就行。

我回到房间还和室友炫耀了一番。看,我获得了楼妈专供爱心早餐。但实在是不忍下嘴,尝试了两口之后,整碗汤被我倒进了厕所,迅速掩盖犯罪痕迹。又等了十分钟,把汤碗洗干净还给了楼妈。

我好像对当下的自己太过容忍放纵,以至于常把困难推给未来的自己,而又会苛责过去的自己。我多次想,那么小一碗汤,就算再难喝几口也就全咽下去了,哪至于把楼妈的好意这么快就冲进了下水道里。

但我也不是不识好歹。楼妈的好意我记到现在。在俄罗斯我遇到过很多不值一提的人——欺骗外国人的售货员、敲竹杠的警察、racist种族歧视者、盛气凌人的公务员……我觉得从社会包容度和公共服务等方面,作为外国人住在俄罗斯会比我去过的很多国家稍微难一点点。但无论走到哪里,楼妈这样的人永远在,人与人的同理心永远在。


我以前食欲很不好,所以有点怕到朋友家里做客。我吃什么其实无所谓,但总担心吃得不够香而伤了主人的兴致和面子。楼妈早餐这件事也是这个原因。

dorm building
宿舍楼
dorm building
宿舍楼
hot pot in the kitchen
在宿舍厨房吃火锅
发布日期:
guest
2 条评论 Comments
从旧到新 oldest
最新在前 newest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
拉法

虽然楼妈的早餐 怎么听怎么感觉是黑暗料理 但是楼妈心好好哦 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