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公鸡还是母鸡?

a good-looking chicken

两年前的夏天,我生了一场重病。39度以上的高烧烧了一周,体温在38-39度又烧了一周。因为嗓子疼,那半个月我吃什么都觉得难以下咽,自然无精打采。

刚好爷爷奶奶在家,他们决定去赶集,想买只鸡回来炖汤给我补身体。我还在做着吃鸡喝汤的美梦的时候,爷爷奶奶却空手而归——集市上只有母鸡了,还不是很精神。

我那时候才回想起来,从小到大奶奶家炖的鸡大多数都是大公鸡。本地传统觉得吃公鸡才有营养。我经常能吃到软软的鸡冠子,因为“吃了鸡冠子长大当大官”。有时候还能吃到鸡“鸣蛋”,现在才知道其实是鸡的睾丸。

对于东北的爷爷奶奶来说,一锅大补的鸡汤必然来自一只活蹦乱跳的精神公鸡。如果是南方的爷爷奶奶,可能就要炖母鸡才能炖出同样的玄学能量。

我于是又想起来四年前在俄罗斯和同学一起逛超市的经历。俄罗斯超市里卖很多整只白条鸡,去除了头和内脏,干干净净地包在袋子里。我经常买一只来炖鸡汤,鸡汤炖土豆,鸡汤面,鸡汤泡饭,可以吃很久。

一位上海的同学却跟我说,她从来不敢买这样的鸡炖汤。因为去除了鸡头她就看不出是公鸡还是母鸡,要是买到公鸡就不好炖汤了。

我听了还觉得有道理,好像大家都说老母鸡汤,没人说老公鸡汤。浑然没有觉得自己从小到大都喝着公鸡汤。

如果我要开一家养鸡场,一定把公鸡都卖到东北,母鸡都运到上海,让两地的爷爷奶奶都能顺利地炖出心仪的鸡汤。

但是如果拿去化验成分,公鸡汤母鸡汤估计就没那么大差别了,哪种鸡汤更补也都是心理作用。生活中有多少执念其实是没有意义的呢?

发布日期:
guest
0 条评论 Comments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