姥姥是神仙吧

我不信鬼神,不是唯物主义也不是无神论,只是一直无所求也无所惧。

上周姥姥过世了,十分悲痛。我在深圳的酒店房间里,清早五点半接到爸爸的电话。我退了房间,坐上第一班去机场的地铁,赶第一班飞机回到东北。那是我到深圳旅游的第二天,原计划我会乘上午的高铁到香港,和两年未见的朋友香港一日游。我上飞机的时候香港的朋友还没起床,本该到达香港的时候我已经落地沈阳。

“蓄谋已久”的旅行计划还没开始就结束了。回想上周发生的事情,有好几次我差点要被迫放弃这次行程。我禁不住想,是不是当初就不该走。

这次旅游的前一周,我很欣喜地收到一家学校的面试通知,面试时间定在周五晚上。面试当天下午,我坐在电脑前抱佛脚,忽然收到学校发来的邮件,说是有人生病,学校希望能把面试推迟一周,询问我是否方便。我算算推迟一周的周五刚好是计划中要去香港的日子,车票酒店都已经定好,取消行程损失太大。于是回复学校说下周五不方便,可以另约时间。没想到学校很快回复说不方便推迟就按原计划面试吧。

面试之后马上准备出门。我预留了两天时间到沈阳办理港澳签注。我此前已经在国家移民局的网站上查好,现在港澳签注业务全国通办,在自助机器上立等可取。我信心满满地到区政务大厅,先进的自助机器礼貌地拒绝了我的港澳通行证。警察叔叔告诉我,浑南区的机器没升级,我的通行证是上海签发的,暂时识别不了。接下来我分别咨询了沈阳市局和其他区级出入境部门,它们分别因为临时停电和不支持新通行证自助办理,无法当天为我办理签注。看来我到深圳之前,港澳签注是办不下来了。

好在深圳的港澳签注自助办理机更先进,只用10秒钟就解决了我的问题。尽管我户口(辽宁)、出生地(吉林)、通行证签发地(上海)和广东深圳没有一点关系,通行证还一次没使用过,深圳的自助机依然大度地给我签发了两张签注。

然后第二天一早我就回到了东北。

到家的第一夜醒来一睁眼,另一所学校的拒信静静地躺在我的手机屏幕上。当天我又恍惚中弄丢了卡包,里面恰好装着港澳通行证。尽管爸妈不断揶揄我把卡包放在兜里“早晚得丢”,我坚持认为目前为止我没丢过什么重要的东西。我尤其喜好各类卡片,怎么会把卡包弄丢了呢。

我从来不迷信。但是思考这件事的时候,我惊讶于曾有这么多信号试图阻止我踏上这趟行程。

姥姥最后一直住在舅舅家里。前天吃饭的时候,舅舅说家里水管突然漏水,其他房间都没事,只有姥姥之前住的房间存了不少水。就仿佛是姥姥想要提醒他,快点把房间收拾干净。“这老太是神仙啊。”

我想起来刚登上从深圳回沈阳的飞机时,表姐在微信上跟我说她有点难过。我说我有点懊悔这次旅行,可能平白无故在面试中获得了劣势,又错过了姥姥最后的几天。表姐说姥姥到天上会保佑我们的。

每年清明节扫墓的时候,舅舅会对着墓碑向祖先祈求保佑。我真不知道故去的祖先会不会变成神仙,有没有什么法力来保佑后人。如果姥姥是神仙,我也只希望她多享受一点安详,少让她为我操点心就好了。

发布日期:
guest
0 条评论 Comments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